我对波音747的赞美 颓废、虚无的70年代航空标志

发布时间:2019-09-17 23:40:08 作者:liubingji 阅读量:401

编者按:

随着达美航空完成最后一班从首尔飞往底特律的波音747航班,这款已经50岁的机型也正式退出了美国商用航空的舞台。作为人们对大飞机的第一印象,波音747陪伴了两代人的成长,它头部的双层设计一直为被津津乐道,而更重要的是它承载着美国几代人的记忆和感情。

爱活网编译了一位与波音747同龄的美国作家Brett Berk为怀念这个型号的飞机而撰写的文章,他对波音747的赞美,代表了航空界颓废、虚无的70年代。

如果有一天和谐号动车组退役,我们面对那些千禧一代习以为常的交通工具,是否也会有深深的眷恋和不舍呢?

以下是原文编译:原标题《我对波音747的赞美》,副标题《代表颓废、虚无的70年代的航空标志》,刊登于The Verge,作者:Brett Berk

 

在我出生后的一周,波音747在1969年的2月完成了测试首飞。一年后的1970年1月,在华盛顿,时任第一夫人帕特•尼克松(Pat Nixon)用香槟、红白葡萄酒和海水组成的水之拱门,为全球首架大型宽体喷气式飞机波音747举行了首飞前的“过水门”洗礼,一周后,它在纽约起飞,正式投入运营。


在19世纪70年代这个多姿多彩的时代,战争、欧佩克石油禁运、大规模通货膨胀、城市人口流失以及犯罪和药品泛滥,60年代社会正义的理想破灭后,社会中弥漫着悲观的情绪。不过70年代同样也有着积极的一面,工人大量加入工会、税法改革的启动、环保意识的觉醒、社会福利范围的扩大,等等等等。70年代的人们同样也相信那些宏大叙事和对未来的伟大愿景。

而波音747正是这样一个时代下的产物,这架飞机的设计理念赋予它更大、更宽敞、更高效、更经济,同时也有更持久的续航。它致力于缓解那个时代机场的人满为患的窘境,一架标准装配的波音747能搭乘400名旅客,而座位全部改成经济舱则能搭乘600人。

在此之前,波音公司的设计理念是希望747与同样在1969年冬天完成首次试飞的协和式飞机一样,以客运飞机的身份登场,不过当时的人们认为客运飞行与货运航空并不矛盾,所以波音747在设计上也同时兼顾了客货两方面,为了更好的货运能力,波音747的头部比起机身有了凸起,增加储物能力的同时也成就了波音747在客运中最具特色也最令人难忘的部分,独立的上层空间。


我小时候从没坐过飞机,作为汽车迷,我从居住的底特律到芝加哥、奥兰多和亚特兰大都选择开车。不过我的母亲每年两次飞往拉斯维加斯参加保龄球比赛,我常常陪伴她去机场,在等候飞机时,无聊地在烟灰缸或沙发间寻找别人遗失的彩票,不过她当时也没坐过波音747,我关于波音747上层甲板的印象更多的是来自电影,特别是灾难片《Airport ‘75》 和《Airport’77》。


上层甲板不仅是波音747与众不同的特征,里面的故事也是70年代风气的一个缩影。在那里,酒廊、吧台、餐厅经常只对商务舱和头等舱旅客开放,和当时的著名夜总会、音乐厅一样,私密性是上层甲板的首要特点。不过上层空间内部并不封闭,没有私人包间,有的只是宴席、郁金香桌子、星型开放式座位,执行客运任务的波音747只是将原本的货运空间改造成客用,就像纽约著名的迪斯科舞厅天堂停车场(Paradise Garage)一样,而那里发生的一切也体现了那个时代的颓废和悲观虚无主义,上层甲板没有束缚,所有社会秩序都被颠覆,人们忘却所有,放纵地在空中享受香烟、酒精,彼此调情,直到飞机降落。


很多著名的事件始于1969年,但他们大多没能持续太久。齐柏林飞艇乐队在那年1月发布了首张专辑,10年后,乐队随着鼓手的离世而解散;理查德•尼克松在这一年当选美国总统,5年后在水门事件的丑闻中黯然下台;而那年首飞的协和式飞机最终因其噪音巨大、燃油经济性差及环境污染严重,如今已全面停运。

但波音747挺过了这一切,创造了在航空商业历史上从未有过的记录:制造生产超过1500架,总计运送35亿旅客及飞行420亿海里。虽然在资本世界企业逐利需求的驱动下,航空公司们在后来的岁月里纷纷取消了上层甲板的酒廊休息室,不过他们依然在保留了坐席。


我很幸运,能够和波音747一起走过这将近半个世纪,作为一名作家,我的工作让我经常需要乘坐飞机,我也有幸坐过几次波音747的商务舱,不过现在,美国航空公司的航线里再也不会有这架大飞机了,好在英国航空公司(BA)还保留了全球最多的波音747,如果可以选,我一定会坐上层甲板的座位。

在最近从伦敦希斯罗机场回家的旅程中,我发了一张波音747标志性的内部楼梯照片,并分享了那一刻的陶醉:“我不懂飞机,但我就是喜欢波音747的上层座位。”不过我一个交通工具爱好者朋友的回复却非常无趣:“上层太吵,而且你有见过紧急逃生门么?我觉得飞行员能砸碎玻璃出舱,但你只能乖乖先下楼。”看到这里,我喝着香槟,心底浮现出那个已经过去了很久的70年代颓废小孩的身影,回答到:“用到紧急逃生门时,可能我已经死了。”

声明:本文编译自The Verge文章《A personal ode to the Boeing 747》,原作者Brett Berk。编译仅供分享,不代表爱活网立场。

支付宝打赏 微信打赏

我要评论 登录后才能发布评论

北京府上有喜文化产业有限公司 地址:北京市石景山游乐园波音747飞机上;电话:13146466658    我要留言
Catfish(鲶鱼) CMS V 5.9.6